美正筹组多个联盟抗衡中国技术发展 成员秘而不宣

美国拜登(Joe Biden)政府为保持对中国在技术上的领先,正筹组多个联盟。美官员称,由于一些国家担心得罪中国,美国政府可能不会宣布它们的参与。

2月24日,美国总统拜登在白宫签署与美国供应链有关的行政命令。(AP)
2月24日,美国总统拜登在白宫签署与美国供应链有关的行政命令。(AP)

据美国《华尔街日报》2月28日报道,美国总统拜登将美中关系描述为价值观的冲突:民主与专制。但拜登政府其实有着更务实的做法,即让多个国家联合起来,共同研发技术。

拜登政府上述做法的目标是在半导体、人工智能和其他预计将决定未来世界经济和军事的先进技术方面领先中国。

美国政府高级官员说,拜登政府与美国盟友的初步对话已经开始,不过预计需要数月时间。

中国在多个技术领域与美国展开激烈竞争:

2019年10月16日,中国电信业巨头华为公司创始人、CEO任正非透露,华为已经开始研究6G,6G可能在10年以后投入使用。(AP)
中国华为公司在世界5G建设中占据重要地位。任正非表示,华为可以对美国公司完全转让5G技术和生产工艺体系。(VCG)
中国人工智能技术迅猛发展。图为2019年8月22日 ,“行走中国·2019海外华文媒体高层重庆行”参访团嘉宾体验5G远程驾驶。(视觉中国)

这一战略包括进攻和防守两部分。通过共同努力,美国及其盟友在技术研发上的支出可以大大超过中国,中国的研发预算现在几乎与美国相当。

美国与盟国还可以协调政策,阻止中国获得其成为全球领导者所需的技术。

美国政府一名高级官员说,美国计划根据这个问题组建不同的联盟,这是一种模块化的做法。

2019年9月25日,阿里巴巴第一颗自研芯片正式问世,含光800推理性能达到78563 IPS,比目前业界最好的AI芯片性能高4倍。(视觉中国)
2019年5月21日,中国上海张江人工智能岛正式成为中国首个人工智能创新应用先导区。(视觉中国)

各个不同的联盟一般将包括七国集团(G7)中的大多数工业大国,以及其他一些国家,这种想法有时被称为“民主10”(Democracy 10)或“技术10”(Tech 10)。

2018年11月2日,中国北京海淀公园成为全球首个人工智能公园,智能步道等人工智能体验设备悉数亮相。(视觉中国)
2018年11月2日,中国北京海淀公园成为全球首个人工智能公园,智能步道等人工智能体验设备悉数亮相。(视觉中国)

例如,一个专注于人工智能的联盟可能包括以色列,以色列的研究人员被认为是该领域的领导者。一个涉及出口管制的国家可能包括印度,以确保阻止中国进口某些技术。

这位高级官员说,为了鼓励那些不愿得罪中国的国家加入联盟,美国政府可能不会宣布它们的参与。

被认为适合结成联盟的领域包括出口控制、技术标准、量子计算、人工智能、生物技术、5G电信和监管监视技术的规则。技术专家说,这个名单需要缩小。

报道指出,半导体技术是拜登政府的首要任务,因为计算机芯片为现代经济提供动力。将台湾加入到半导体技术的联盟中,将加剧北京方面的焦虑。

多维:对华左右支绌凸显全球英国战略窘境

近来,唐宁街方面在对华政策上的左右摇摆乃至前后矛盾的表现让人颇为错愕:一方面,约翰逊当局的多位头面人物紧密追随华府的“人权与抗疫”外交大棒,于新疆、香港及世卫组织武汉调查团等问题上对中国火力全开,横加指责。

如果说上述口水战还只是雷声大雨点小的“政治做秀”的话,英国政府在本月初直接吊销了中国国际电视台(CGTN)在英国的营业执照则是对华府新主实质性的“献地输诚”。

2019年12月4日,在伦敦举行的北约峰会期间,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与英国首相约翰逊举行双边会晤。(Getty Images)
2019年8月25日,英国首相约翰逊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法国比尔里兹召开的G7峰会中共进工作早餐。(Getty Images)

另一方面,约翰逊(Boris Johnson)本人却屡次在不同场合提醒英国政坛不要集体陷入“偏执的反华癫狂”之中,甚至于私下通过《南华早报》表达了对中资企业“无以复加”的喜爱之情,并力促恢复因香港国安法问题而中断的中英经济财经对话。

毫不夸张地说,在对华政策上反复无常的摇摆是唐宁街方面在脱欧以来力推的“全球英国”战略陷入窘境的最为生动之写照。为何这一看似合理且雄心勃勃的战略会在其推行伊始便陷入如此被动的境地?

如果只看英国脱欧派精英们所描绘的宏图伟愿的话,其中确实有一套系统且内在自洽的逻辑所在——这一点从脱欧公投动员到之后的“全球英国”战略的提出都清晰可见。

“只要我们离开欧盟,那些来自东欧的穷鬼们就再也无法来英伦三岛抢走本该属于我们的饭碗。只要我们离开欧盟,我们将能够重新全面掌控自身的命运,而不用成天和布鲁塞尔那套冗长繁琐的官僚程序扯皮互撕,徒耗精力”——彼时,类似这套极具煽动力的公投动员说辞为“脱欧黑天鹅”的最终出炉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与投票动员相比,脱欧派精英在此基础上规划的后脱欧时代“全球英国”战略更有着某种令人无法抗拒的吸引力。在这一战略构想中,脱欧之后的英国将获得某种无与伦比的战略自主空间。届时,唐宁街方面可以通过对英国传统三环外交——核心为英美特殊关系,次环为英联邦体系,三环为对欧关系——旧瓶装新酒般的改造,来达到这一战略的目标。

具体操作手法上,脱欧派精英们一方面寄望于通过强化英美特殊关系,为唐宁街在英欧博弈的棋局中增加决定性筹码,甚至希图在某种程度上再造英国的欧陆平衡手角色(上世纪初英国的经典地缘角色)。另一方面,脱欧派精英希望通过重整英联邦体系,试图在美欧之外创造出新的战略腾挪空间。

然而,脱欧派这套基于20世纪上半叶的地缘条件才能实现的设想终究是一场“帝国幻梦”而已。类似的地缘条件在冷战时代已经不复存在,这一点1970年代力排众议带领英国加入欧共体的前首相希思(Edward Heath)有着清醒认识。

彼时他本人在参加议会下院相关质询时尖锐指出“假如我们错失这次机会的话,那么英国将在未来的全球格局中彻底沦为一股无足轻重的边缘性力量”。虽然在冷战时代英国尚能靠“铁幕格局”的加持维系些许英美特殊关系成分的话,但随着冷战的结束,维持这一特殊关系的代价对英国来说愈发高昂。

由于欧盟实力剧增,华府精英对英国在跨大西洋盟友体系中的定位持续下调。因此,假如唐宁街方面想维系乃至强化这一特殊关系的话,必须付出极为沉重的代价,这种代价有时甚至会伤及英国的核心利益——近来因唐宁街方面全力追随华府的对华遏制战略而造成的中英交恶就是这方面的典型。

与英美特殊关系相比,英国经典外交战略的次环——即英联邦体系似乎看起来更为乐观一些,至少英国仍然维持着名义上的宗主权。

但细究之下仍然困难重重,以澳大利亚和加拿大为例,两国虽然仍在名义上归属英国的“王化之下”,但唐宁街方面对两国的内政外交几乎丧失了发言权,而只能由全球第一强权美国“代行王事”。至于南亚第一强权印度虽然受英国殖民遗产影响颇深,但唐宁街方面仍然无法从根本上影响新德里的核心决策。

不幸的是,当下活跃的英国脱欧派精英或出于意识形态执念,或出于难以自拔的“帝国幻梦”,对英国当前面临的地缘战略窘境要么充耳不闻,要么自大漂浮。在这种环境下,希思半个世纪前的警告或许正在唐宁街方面无谓的内耗下悄然向现实转化。

而中欧关系的最新动态已经为唐宁街敲响了关键警钟:2月25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与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通话时明确表示中方全力支持巴黎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的雄心。如若法国的这一蓝图成为现实,对伦敦的金融中心地位近乎釜底抽薪的一击。可以说,留给唐宁街方面进行战略调整的时间已经愈发有限了。

上海放大招!留学生回国创业,直接送户口,2021″回流”人数暴增48%

受到海外疫情的影响,不少留学生都面临着“毕业即失业”的处境,不得不开始认真考虑“去留”问题…

因此有越来越多人将目光投向国内,准备“回流”寻找更多的工作机会。

图片

与此同时,国内的一线城市也陆续放大招,试图吸引更多留学生回国创业。

最新数据显示:2021年回国留学生暴增50%

根据全球职业发展数据库WokSop近期发布的《2021留学生归国求职意向调研》显示,大量海外留学生计划学成归国,而最希望前往的城市则是上海。

图片

据新浪财经报道,这项调查针对加拿大、澳大利亚、新加坡、新西兰、日本、美国、爱尔兰、德国与英国的应届毕业生进行,共有12万人参与了调研。

并且,根据调查结果显示,2021年希望回国就业的人数,相比2020年暴增高达48%。

对于越来越多留学生选择回国就业的现状,WokSop表示,一方面是受到疫情的影响,而另外一方面,国内的薪资水平增速以及对留学生的利好政策,也都成为了吸引留学生回国的主要因素。

而在归国意向的目标城市中,上海、北京、深圳成了最受欢迎的选择。

与此同时,这些也相继出台更多利好政策,极力吸引留学归国人才。

图片

上海鼓励留学生回国创业、工作,直接送户口

对于绝大多数留学生来说,“上海”当然是回国就业的首选。

自上海去年公布新的落户政策后,就引发了大量的关注。

而就在近日,上海又发布了一则新通知:

《鼓励留学人员来上海工作和创业的若干规定》,其中包含了对留学生提供的若干福利,简直就是一记大招。

图片

这项规定适用于来上海工作和创业的留学人员,包括入外籍以及从港澳台出国的留学人员。并且会重点引进新兴产业和紧缺急需的高层次留学人员。(本规定自2021年2月1日起施行,有效期至2026年1月31日。)

一. 引进的留学人员都包括哪些?

第一类:普通留学人员

出国学习,并获得国外学士(本科)及以上学位的人员。

在国内获得大学本科及以上学历或中级及以上专业技术职务任职资格,并到国外高等院校进修一年及以上取得一定成果的访问学者或进修人员。

第二类:高层次留学人员

高层次留学人员,除了满足上面两个条件之一以外,还需要符合以下条件的任意一条:

在国际学术技术界享有一定声望,为某一领域的开拓人或对某一领域的发展有过重大贡献的著名科学家;

在国际著名的学术刊物发表过有影响的学术论文,或获得过有国际影响的学术奖励;在国外著名高等院校、科研院所担任相当于副教授、副研究员及以上职务的专家、学者;

在国外政府机构、政府间国际组织、著名非政府机构中担任中高层管理职务的专家、学者;

在世界知名企业中担任高级管理职务的经营管理专家,或在著名跨国公司、金融机构担任高级技术职务,在知名律师(会计、咨询)事务所担任高级技术职务;

主持过国际大型科研或工程项目,具有较丰富的科研、工程技术经验;

拥有重大技术发明、专利等自主知识产权或专有技术的专业技术人员;

其他具有特殊专长并为本市紧缺急需的特殊人才。

二. 留学生被引进上海后要承担哪些工作?

上海鼓励留学回国人员进行讲学、创业、开展中介服务等。以下为部分适合普通本科留学生的具体工作方向(不完全):

在国家机关担任国家公务员、顾问或咨询、技术专家;

以技术入股或投资的形式创办高新技术企业;

在学校、科研院所、医疗机构、文化艺术院团、新闻媒体、金融机构、重点实验室、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以及其他企事业单位受聘担任或兼任专业技术职务、中高级管理职务、顾问或名誉职务;

投资教育、健康医疗等产业或开办建筑设计、律师、会计、咨询等服务机构;

依托境外的科研、教育、培训机构,与有关单位合作,为用人单位培养人才;

在本市注册中介机构为本市引进外资、技术、项目等提供中介服务;

应聘在本市单位驻境外机构工作。

三. 上海鼓励留学生回国创业

对于那些有计划回国创业的留学生,上海也为大家提供了一系列创业支持,以及相关福利和优惠政策!

鼓励设立留学人员创业园,并加强对留学人员创业园的指导、扶持。

各留学人员创业园应为留学人员创办企业提供注册、税收代办、商务、培训、高新技术认定、项目申报、法律咨询、国际合作等综合服务。

留学人员企业可享受创业担保贷款、初创期创业组织社会保险补贴、创业场地房租补贴、优秀创业项目奖励、科技创新券等创业扶持政策。

加大对留学人员企业知识产权保护力度。鼓励留学人员企业申请专利,符合规定的可申请减缴相关费用。

鼓励各高等院校及科研机构实验室向留学人员企业开放。

四. 相关福利政策和待遇

为了将更多优秀人才留下来,上海在福利和待遇上也放了大招:对部分留学人员及家属,直接发户口!

关于落户、获取居住证:

来沪工作或创业的留学人员及其配偶、16周岁以下或在普通中学就读的子女,可向市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局申请办理本市常住户口。高层次留学人员还可按照有关规定享受优惠待遇。

来沪工作或创业的留学人员及其配偶、子女,可申请办理《上海市居住证》。其中,入外籍及其他符合条件的留学人员及其配偶、子女,可按照有关规定,申请办理上海市海外人才居住证(《上海市居住证》B证)。

更多福利政策如下:

上海将多渠道筹措经费,用于高层次留学人员来上海创业、工作、短期讲学的资金资助和有关补贴。

高层次留学人员配偶的择业,同等条件下要给予优先录用。

未入外籍的留学人员可按照有关法律法规规定,报考本市国家公务员职位。

鼓励本市保险企业开发适应留学人员医疗需求的商业医疗保险产品。

留学人员在本市的工作报酬,可根据其所任职务和本人的贡献情况,由聘用单位与本人协商后从优确定。

留学人员在本市工作期间的住房,由聘用单位与本人协商解决。鼓励向优秀科技创新创业留学人员提供租房补贴或实物房源租赁。

另外,根据上海早前发布的,由2020年12月1日开始实行的“落户政策”指出,其中有四类人才可以直接落户、两类人才工作半年即可落户。

图片

一旦成功落户上海之后,留学生们还可以享受其他几项福利:

1. 优秀人才可拿最高50万元资助金;

2. 可购买一辆免税车;

3. 浦东创业者可申请15万元创业资金。

图片

加拿大移民部长放话:

更多针对留学生的好消息将至

另一方面,加拿大为了将留学生们留下来,也是“煞费苦心”。

2021年2月初,加拿大移民局破纪录一次性发出了27,332个经验类(CEC)移民邀请,其中联邦移民快速通道EE(Express Entry)最低分只需75分。

这就意味着,几乎所有已经提交申请入池的留学生们,都将收到邀请,申请PR。

图片

不仅如此,加拿大移民局方面透露,预计今年还将有大动作,更多利好消息可能随时到来。

4万难民类移民配额空缺,留学生获得PR的机会更多了

由于疫情的影响和限制,加拿大去年仅接受了18.4万新移民,没有实现34.1万的目标。为了弥补损失,加拿大政府2021年设定了40.1万新移民的目标。

图片

为了在今年实现移民目标,加拿大正积极给境内申请人“放水”。并且,根据IRCC公布的2021年移民配额比例:60%为经济类移民;25%为家庭团聚类移民;15%为难民类移民。

图片

经济类移民目标主要将通过使加拿大境内申请人成为PR来实现。

另外,还将接受少部分不受旅行限制的境外技术移民申请人。家庭团聚类移民不受旅行限制的影响,一些申请人目前已经在加拿大境内,等待IRCC处理其申请。

难民类移民将在今年出现空缺。CIC News 指出,每年加拿大接受的难民类移民人数通常为超过50%的境外难民申请人+不足50%的境内寻求庇护者。

由于疫情,今年有大约4万境外难民申请人无法入境加拿大,IRCC有可能通过增加经济类和家庭团聚类移民来填补这4万移民配额的空缺。

这也意味着,留学生获得PR的机会更多了!这样一来,留学生们无论是回上海,还是留在加拿大,都有着相当诱人的利好政策。